樱桃在线视频app高清完整视频

练完剑,灵儿正打算偷偷溜回房待会儿再伺机出去时,被济苍雨拦了下来。

济苍雨说:“让你们年轻人天天待在庄里定也待不住,待会儿我带你和诚儿去长生观拜访一下居安道长。”

“哦。”灵儿应道,只好放弃偷偷溜出山庄的念头。

“灵儿,你回房里换身衣服。我让允文去把俊儿喊起来。”济苍雨道。

灵儿回房换了身衣裙就去找济苍雨。

济允文恰好这时跑来回报:“老爷,少爷他说身体不适,起不来,也不跟您出门了。”

“身体不适?他怎么了?”济苍雨一听便紧张起来。

“少爷没说。”济允文答道。

“灵儿,跟我去看看他。”济苍雨说着,走在前头。

许俊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说辞会让济苍雨紧张兮兮地带灵儿来给自己看病。

许俊颇感无奈地看着认真为自己把脉的灵儿。

温润如玉秋日白嫩少女空气感清新写真

灵儿偷偷瞄了许俊一眼,他的身体好得很呀!

“俊儿怎么了?”济苍雨担忧地问。

“俊大哥只是有些疲乏,睡眠不足,并无大碍。”灵儿配合许俊说道。

“睡眠不足?”济苍雨皱眉问道。

许俊忙解释道:“是呀!每天夜里都睡不好。”

“这……”济苍雨有些自责,是他吵到俊儿休息了吗?

“那我也给俊大哥准备些宁神的汤药吧?”灵儿问济苍雨。

“也好。”济苍雨点了点头。

“俊大哥还是休息吧!我们改日再去长生观。”灵儿说完,心中窃喜。

济苍雨看出了灵儿的想法,说道:“俊儿休息吧!灵儿随我去长生观便好。”

灵儿闻言,小脸又垮了下来。

灵儿拜访完居安道长,才知道居安道长便是那位帮济伯伯找回诚哥哥的慈云道长的弟子。难怪济伯伯会急着前来拜会。

走出长生观,灵儿就注意到道观外比适才来时热闹多了。很多小摊小贩都开张了,其中有不少相士在摆摊替人看相。

灵儿一家家地看过去,好奇这些人中有没有齐典大哥的手下。

济苍雨以为灵儿对占卜之术感兴趣,便说道:“时候还早,你去卜一卦吧!”

灵儿惊讶地看着济苍雨,问道:“您也相信这些相术了?”

“为何不信?相术帮我找回了俊儿。”济苍雨笑着道。

“您变了许多。”灵儿皱眉道。

“只要能找回俊儿,让我信什么都行。”济苍雨认真地说。

灵儿为之动容,说道:“那我也去占卜一卦吧!”

灵儿就近走到一个占卜摊前,直接表达来意:“我要问姻缘。”

相士认真地看了看灵儿的面相,又让她张开手掌看了看手纹,摇了摇头道:“不好!不好!”

不待相士说完,济苍雨便拉着灵儿走了。

济苍雨说道:“那些看面相的哪能看得准?不如换家看看。”说着,济苍雨找了家写字占卜的摊位。

“请姑娘写个字吧!”第二位相士摇着扇子,对灵儿说道。

灵儿想了想,便提笔写了个“归”字。

“哎呀!这是孽缘呀!”第二位相士惊呼出声。

“不准!”济苍雨不悦地说,“灵儿重新写个字吧!”

灵儿只好提笔重新写了个“回”字。

第二位相士仍不住地摇头。

“怎样解?”灵儿急忙问道。

第二位相士解释道:“这段感情,非常曲折,你看这‘回’字便可知……”

“胡说八道!”济苍雨怒道。

“这都是你们自己写出来的字,小道照着书解字,可不敢胡说八道。”第二位相士说着便翻起了放在一旁相学书册。

济苍雨也不再与之争辩,留了一锭银子就又拉着灵儿离开了。

灵儿闷闷不乐,自己问的姻缘是和齐阳哥的姻缘,怎会也如此曲折?就像自己在白云观抽的签一般?

济苍雨说:“有些相士就是骗人钱财,胡说八道,灵儿不必放在心上。待济伯伯给你找一位占卜得准的相士。”

说着,济苍雨挑选了第三位留着八字胡的相士。

“不知这位爷想占卜何事?”八字胡相士笑问道。

“在下想问和犬子相关之事。”济苍雨道。

“请先后写下您和令郎的生辰八字。”八字胡相士道。

济苍雨依言照做。

“您这个孩子从小就不在身边吧?”八字胡相士问道。

济苍雨与灵儿面面相觑,说准了!

八字胡相士见二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继续说道:“这些年来,这孩子过得并不好,受了很多的苦。”

济苍雨闻言痛心疾首,没有父母的孩子又怎能过得好?都是他的错!

灵儿则感到心疼,却不是为了俊大哥,而是为她心中的诚哥哥。或许在她心中,俊大哥是俊大哥,诚哥哥是诚哥哥,不可相提并论。

八字胡相士继续说:“而你们的父子缘这些年来也是极浅,就算有瓜葛也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

“这是何意?”济苍雨不解。

八字胡相士解释道:“就是一段孽缘。”

济苍雨立马板起了脸,就要走人。

八字胡相士忙拦下济苍雨,说道:“不过,也会有转机的!”

济苍雨停下步伐,且听这个相士如何自圆其说。

八字胡相士继续说:“你们会遇到一位贵人,他与你们父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助于你们再续父子缘。”

“贵人?又是何人?”济苍雨问道。难道他说的这位贵人便是慈云道长?

“是需要你们帮助的人,助人就是助己。”八字胡相士回答。

济苍雨皱了皱眉,慈云道长何时需要自己的帮助?

“在下再问一件事,此时在下与孩子是否已续前缘?”济苍雨直截了当地问。

八字胡相士掐指一算,摇了摇头,说:“还是孽缘。”

听罢,济苍雨留下了一锭银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灵儿赶紧跟上去。

济苍雨对灵儿说:“他们真会编故事,我们再试一家,看看其他相士又是如何胡编乱造的。”

说话间,济苍雨又挑了一家占卜铺。

这第四位相士也是看面相占卜的。他认真地端详起济苍雨的面相,问:“不知阁下欲知何事?”

“就看子孙吧!”济苍雨说。

只听第四位相士口中念叨:“何知人家几多子?眉头数点色长青。何知子孙缘何起?额角入鬓高低是。”

“何解?”济苍雨问。

“阁下有二子,孙缘亦将至,不是亲孙胜似亲孙。”第四位相士说道。

“笑话!此乃天大的笑话!”济苍雨说完,便扬长而去,竟连银两也未留下。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