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是干什么的

但是卡尔马的居民们,他们并非坐以待毙或是毫不关心。

一支来自北方的大军将会继续南下讨伐,在攻克博里霍尔姆后,下一个目标必然是卡尔马。

来自北方难民逃亡到这一近海的“港口城市”,这些人有来自沃斯卡斯堡的渔民,更多的就是客居在博里霍尔姆的哥特兰人。

逃亡者带着他们的财产登陆卡尔马,许多人还嫌这里不够安,他们购买了一些物资后,就加紧继续逃往南方。

大海非但不是他们逃亡的障碍,反倒是为其顺利逃亡提供便利。

似乎只有丹麦势力可以给予大家安保障,但他们毕竟不是丹麦人,贸然进入丹麦的核心区域势必要被盘查缉拿。

逃亡者大多只是在卡尔马进行了短时间的停靠补给,他们将卡尔马更难的名为银堡的丹麦人定居点当做避难所,只因那里丹麦人与哥特兰移民已然长期混居,双方说着同样的诺斯语,乍一看去根本分不出彼此。

不过,倘若卡尔马以南的银堡(瑟尔沃斯堡)也遭到可怕的打击,大家还有另一条逃亡的道路,那便是沿着河流逆流而上,撤到约塔兰内陆的一片湖区,当地因密集的河流好似通行的道路,移民到这一带的哥特兰人将之命名为“道路与湖泊”,也就是韦克舍。

有十个移民社区构建起这一定居点,而她正是新晋哥特兰移民可以和平前往的选择地。

来自北方的难民引起了卡尔马的巨大恐慌,那些平日里靠着捕鱼贸易赚的盆满钵满的丹麦人,他们正站在风口浪尖上,心理上也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撤退回老家?那么多少年的心血是否就毁于一旦了?

不撤走?要和入侵者打上一仗?

优雅淡然清纯美女鼓浪屿一日游

难道勇敢的丹麦人会害怕北方的斯韦阿兰联盟?

十多个丹麦商人势力聚在一起商议未来的事宜,这注定是一场充满争吵的会议,因为定居点只是一大群商人、渔民的聚合体,他们不存在掌控绝对权势的仲裁者,会议成了争吵,分成逃亡派与决战派的双方不欢而散,会后也立即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有五支丹麦商人,带着他们的家眷、私兵选择撤退。他们带走自己的银币和大部分的鱼获制品,以较低的价格卖掉自己的房产与奴隶,组成一支庞大的长船队伍,撤向最近的丹麦永久性据点银堡

至于剩下的八支丹麦商人,以及绝大部分哥特兰渔民,他们的选择,真是坚决抵抗。

这不,当阿里克作为“先锋官”猪突猛进之际,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卡尔马留守人员,他们早就时刻准备着了!

最近几日,卡尔马近海的捕鱼作业完停止。男性渔民将自己武装起来,大部分女人带着孩子撤到了附近的林子里藏匿起来。

商人们拿出他们的部私兵,只是这些私兵的主力用于保护金主的宅邸,至于与敌人野战,并不在他们的计划内。

卡尔马本来的常驻人口已经突破四千人,战争威胁迫使至少一千五百人撤离!

剩下的两千五百人里囊括了形形色色的人,至少其中的妇孺仅有五百人的规模。

只因卡尔马本身是商业港口,大肆进驻此地的人们是为了贸易而非定居。所谓女人,相当一部分就是娼,至于孩子,流浪乞食的孩子数量不多,而他们仅仅知晓自己下贱的出身,以及没有着落的未来。

一支人数接近两千人的“军队”被组织起来,他们衣着简谱、武器也显得简陋,只是如此庞大的男性群体聚合起来,一度为前路担忧的留守商人们,他们甚至开始自负,甚至期望北方的敌人送货上门。

各方都变得渴望战争,庞大的人数支撑起卡尔马男人们的自信,只是只有当他们看到了奔袭而来的敌人,才开始自省自己的乐观是否有误。

双方期待的战争根本不可避免,双方更无战前的任何交流,战争就以最为直接的方式爆发了!

三艘长船的龙骨直接冲上沙石海滩,卡尔持剑奋勇跳下来。

“卡尔马!你的名字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我卡尔就是你们的主人!”卡尔高傲的嘟囔起一番话,也做好准备与突然出现的敌人作战。

卡尔马并非空城,此地的居民显然决心为了他们的财富战斗到底,而这恰恰是卡尔渴望得到的巨大战功。

迎接这一百名登陆战士的,是卡尔马人的特别的亲切问候——箭矢。

一支力道很有限的箭击中了卡尔的木盾,彻底引爆了他的斗志。

可是,登陆的梅拉伦军的伤亡已经开始!

那是来自守军的投石索与投矛的打击,虽说守军的短木弓发射的箭只能猎杀野鹿,攻击持锁子甲的战士意义不大,但投矛就不同了。

有立足未稳的战士被突然从近岸房屋里杀出来的敌人的投矛命中,那不是一般的投矛,根本就是猎杀海豹、须鲸的鱼叉,被命中的三人当场失去战斗能力。

卡尔和他的勇士们赶紧组织起一道盾墙,第二排的战士也将自己的盾搭在前人身上。

一堵更大的盾墙组成后,梅拉伦勇士吼着号子,迎着敌人投矛与石块的疯狂打击,稳速向前推进到可以近战的距离。

反倒是近岸的那些二百多名守军先坐不住了。

只因在这一小撮登陆者的后方,又是铺天盖地的船队!

谁都未曾想到,那些逃亡者添油加醋描述的敌人,他们居然并未扯谎,敌人真的实例强悍。

也许,他们只是看起来的强悍,不打上一仗谁知道呢?

“冲啊兄弟们,砍死这些北方的家伙,夺了他们的甲和剑!”

有人引领大家拼命,他们连与须鲸搏斗都不畏惧,而今迸发出的战斗热情,实在也让卡尔有所感慨。

却也仅仅只是感慨。

“他们冲过来了,做好准备!厮杀!”卡尔见状大声命令,他麾下的最精锐黑衣战士稳固住他们的盾墙,就等着敌人的冲撞。

渔民们装备简陋,就更要依赖盾墙的掩护。海滩的战场,两组盾墙很快撞到了一起,瞬间,双方的矛头开始互戳,长柄斧头从天而降,直到战斗成了双方零距离的战斗。

卡尔手持父亲国王的钢剑疯狂戳刺前方之敌,他们手下亦是挥舞着强劲的铬铁手斧,优秀的武器与优秀的防御,使得梅拉伦勇士很快占据上风。

越来越多的渔民战死,他们简陋的木盾缺乏防御,单薄的麻衣基本只有遮羞的功能。他们的血肉之躯如何与身着铁甲衣的登陆者激战?哪怕他们兵力更多一点。

尸体的血染红沙石海滩,卡尔正带着他的人缓慢地在被凝固之血的可怖泥泞中前进。

就在某一个临界点,渔民们的士气崩溃掉了,他们撂下至少五十具尸体仓皇撤退。

“哈哈,这些卡尔马人真是懦夫!兄弟们,散开队伍,追杀这些逃跑的兔子!”

卡尔的命令一下达,盾墙解散,就在勇士们拎着剑与斧野心勃勃要展开致命追杀,天空中突然传来嗖嗖声。

他望着蓝天,不由咬紧牙关,只因天上有黑影在嗡嗡地飞。

“都不要冲了,听这声音是罗斯人的支援!”

就在近海处,五艘罗斯船只,合计七座扭力弹弓再一次以最大射角发射轻型标枪。它们螺旋的尾羽使之疯转,并伴随一阵嗡嗡声。

这样的箭矢毫无范围攻击的能力,不过来自可不思议距离的大号箭矢仍能戳穿人,如此实力已经足够颠覆本时空大部分北欧人的认知。

这七支标枪唯有一支击中了逃亡敌人的胳膊,也仅此一支,强大的力道已然砸穿扯断了伤者右臂,鲜血在疯狂喷涌,整个人又跑了一阵子,当场倒地不起结束了一切。

“友军支援结束了。兄弟们,跟着我继续!”

卡尔又是迟钝冲击,他的速度完甩掉了战士们,如此鲁莽的作风是无法改变了,卡尔就是觉得敌人本来也是不堪一击,他本预估攻击卡尔马会如攻克博里霍尔姆一样是恶战,现在,他只想歼灭这这一群被自己高看上百倍的懦夫。

就九十多人直接冲到了渔民的居民区,他们几乎消失在后方船队的眼睛里。

站在船上的留里克一直关注着战场,罗斯战士们也给予扭力弹弓再度装填,何时发射就听留里克的指令。

“糟了,卡尔那个蠢货居然钻入了民房区。”

“我看这里有诈。”皱眉的奥托谨慎说道。

“我看也是,搞不好历史又要重演。”留里克的确有着担忧,他并非对卡尔本人担忧,实质上他期望这个男人战死。

但是,倘若梅拉伦军此战出现重大挫折,对于整个瑞典军,对于罗斯军,至少在这个节骨眼就是糟糕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应该是一个圈套,站在梅拉伦旗舰上的奥列金看到自己的傻儿子又在行莽夫之举,他气得直跺脚,拎着战斧指着自己的部下:“都给我加力划船,快点登陆!快呀!”

身处局中的卡尔头脑一片空白,他钻入了长屋排列杂乱无章的居民区,很快就找不到合适的主攻方向。

反倒是数量极大的武装者纷纷钻出来,一个个持矛的披头散发的渔民发了疯一般冲过来,卡尔阵脚大乱,他的战士立刻遭到打击。

铁质的矛头硬是捅穿了梅拉伦人的锁子甲,精锐的黑衣战士们根本想不到,自己竟会以这样的方式可耻的丧命。

这就是卡尔马的计谋,引诱登陆的敌人进入撤走了妇孺的居民区,武装渔民就藏在长屋里,当他们看到有大量船只靠近之际就开始这样做,而今他们的战术成功落实了!

只是卡尔马渔民的举措有些操之过急,他们根本没想到自己聚众猛攻的敌人,居然只是进攻大军的先锋。

最初的计划可是等到敌人大举登陆后再施展伏击,现在伏击的突然性已然失去,发了疯的渔民们倒也无所谓了,就像他们对战死、受伤也没有了任何的想法,他们仅剩下战斗杀戮之本能。

乱战发生了!

凭借着个人的绝对勇武和武器的优势,卡尔刺杀砍伤至少六个敌人,他涂抹着漂亮花纹的木盾沾染了大量敌人的血,他的脸亦是沾满了大量血迹。

他的黑衣战士们哪有这般神奇的勇武,单个的战士遭遇多名渔民围攻,一杆杆鱼叉纷纷施展戳杀,越来越多的黑衣战士战死。一时间,陷入乱战的三百多人杀得昏天黑地,当卡尔有所清醒之际,他震惊的发现还在战斗的黑衣战士数量已经不多。

“该死,这里简直就是第二个旧奥斯塔拉!”

有黑衣战士悲愤地劝谏:“王子,我们必须撤走。这里太狭窄了,再继续战斗下去你也会死。”

死?死了就拿不到财富了,而且这样的死也太屈辱了。

“走!那就快走!兄弟们!”卡尔举着滴血的剑转着手腕:“不要再恋战了,我们撤到海滩和大部队会合!”

就这样,卡尔在战士们的搀扶下嗅着海盐的气息奔向海滩,当他们再度出现在奥列金视野之际,百名战士仅仅剩下了三十多人。

单个的卡尔马渔民的确势单力薄,双人决斗被杀者几乎必然是渔民,不过他们为守护自己的财富团结起来,局部战场渔民的压倒性兵力优势,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愣是杀得逃亡的敌人,实则是袭击者的精锐。

奥列金的五百名精锐私军到现在就剩下区区七十人了,恐怖的损失情况让他震惊之际,愤怒然对准了敌人。

此刻,身为大王的他已经没有任何想法怪罪他的王储儿子,他即便有念头也没有机会口头责骂,因为敌人正纷纷走出藏匿的房子,人员越聚越多,其兵力完出人意料。

梅拉伦军主力裹挟着部的仆从军登陆了,海滩上聚集的各色战士已经多达两千人。

这还不算完,后方还有一千四百多名各路公爵的战士即将登陆。

率先登陆的梅拉伦军开始自发的排好队伍,战斗力必然较弱的仆从军,也紧张地聚成一团,并将自己的短矛纷纷对准也在快速增兵的敌人。

浑身敌人之血的卡尔气喘吁吁回到国王父亲的身边:“我居然中了他们的伏击,至少我现在把他们的主力引出来了。”

卡尔觉得自己会被骂一通,奥列金的双目始终盯着敌人,随口说:“进入队伍吧!我们准备决战了!你在派人通知罗斯人,让他们的弓手尽量登陆支援我们。”

“这……有必要让他们参战?”

“按照契约不立刻给他们战利品就是。你快去,让他们加入战争。看看这些敌人,要想快点获胜,我们需要罗斯人的支援。”

可以说双方唯独在这一件事上产生了默契——决战。

古代战争,通过一场大决战定输赢真是再畅快不过,其实决战的背后就是双方对冗长是战事都是拖不起的。

哥特兰移民的渔民战士是卡尔马军的主要构成,不过其中混杂的那些丹麦商人的私兵,才是最有战斗力的战士。

卡尔马军排成盾墙,且兵力越来越多。

瑞典联军这里也是完一样,且随着耶尔马伦军、乌普萨拉军和昂克拉斯军的登陆,仅仅站在海滩上的瑞典军及其仆从军兵力,已经接近四千人!